人物專訪丨冠昊科技園總經理張倩:跳出舒適圈,遇見更好的自己!

張倩,畢業于華南理工大學,碩士學位,中山大學EMBA。廣州市第十二屆青聯委員,黃埔區第一屆政協委員,廣州市創新創業服務領軍人才、廣州市產業高端人才,廣州市產業緊缺人才,廣州市黃埔區優秀人才(B證),廣州市黃埔區高技能人才。廣東省科技企業孵化器行業優秀個人,科技部科技創新創業導師(首批),科技部火炬中心孵化器從業人員培訓首席培訓師,中國醫療產業聯盟副理事長,廣東省青年創新創業導師,廣東省科技企業孵化器領域專家庫專家,廣東省孵化器協會常務理事,廣州市科技專家庫專家,廣州市孵化器行業協會理事,廣州開發區科技企業孵化器協會副會長,廣州開發區博士后聯誼會副會長。擁有多年科技項目管理、科技成果產業化及孵化器運營管理經驗。

%e5%bc%a0%e5%80%a9%e4%b8%aa%e4%ba%ba%e7%85%a7

個人擅長
科技項目管理、投融資、孵化器運營管理、科技成果產業化等

提供資源
技術、項目;風險投資和產業投資

對外需求
實驗室,潔凈車間的場地

合作郵箱
zhangqian@guanhaobio.com

 

是什么原因讓您跳離黑龍江的“舒適圈”

只身一人來到三千公里外的廣東發展?

這應該是一個青年人的逐夢故事吧。2001年,我從黑龍江大學畢業后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到廣東去。家人得知這個決定時,齊聲反對。在他們的理念里始終覺得留在當地發展既安穩又舒服。又因為我在大三那年,通過激烈的競爭獲得了黑龍江電視臺實習的機會,畢業可以直接轉正。機會難得,薪酬豐厚,并且非常有社會地位,輕言放棄實在不可思議,對他們來說也難以理解。

然而,我知道我的內心一直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向往。從1978年在黑龍江齊齊哈爾出生,直到大學畢業,我都沒有離開過黑龍江,如果未來還躺在安全“舒適區”,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光想想就覺得乏味無趣。所以當我在校園招聘會上看到了一家來自廣東順德的企業,招聘時對方還用了心理測評軟件,評價人才有一套標準,我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去廣東看一看!”。那一年,全班只有兩個人來到南方,一個選擇了順德,一個選擇了深圳。為了離開黑龍江,我還交了4000元“出省費”,因為黑龍江作為邊疆省份,培養大學生不容易,畢業到省外就業,要交這樣一筆巨額的人才培養費。當時我在國企和事業單位工作的父母親的月薪也只有四五百元,我把當時在電視臺工作一年的實習補貼和稿費全部拿來交了“出省費”。就這樣只身一人,追尋著內心的聲音,來到了廣東。在南方扎根已19年,無悔當初的選擇,也收獲了廣博的天地。我的父母如今也深為我感到自豪,也會定期來穗居住,我們徹底愛上了這座開放而包容的城市。

 

可以從孵化器的視角

談談創業者的“痛點”嗎?

說到這個痛點呢,作為專業的生物醫藥孵化器平臺,七年來還是看到了一些問題。首先,創始人大部分高學歷,有海外留學和工作經歷,擁有相對領先性的技術成果,國際化的視野,和相對高的資源圈,這是他們的優勢。任何事都有利有弊,這同時也是他們的痛點。隨著近年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和發展,大批海歸回國創業,多年的海外生活,使他們不夠本土化,直接點兒說就是不接地氣,總是照搬和堅持國外的模式和方法,不愿意接受建議和做調整。畢竟中國的政治體制,社會體系,尤其是法治程度,誠信體系,民眾素質和認知,與國外有著非常大的差別,不是經濟發展就能替代的。所以他們滿懷激情地回國之后,會碰壁,會不理解,會抱怨,會無奈。

只有能夠盡快進行調整,適應當地環境,并有解決能力的創始人才有可能與他的創業企業一起扎根并成長。因為做企業不同于做科學,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體系,需要整合太多資源,要求創始人承擔多重的角色,拿政府項目需要你是公共關系專家;建設實驗和廠房需要你是工程和體系專家(或者說是工頭兒,還要能和施工隊打交道);融資需要你是投融資專家;注冊報批又需要你是規范專家;營銷又需要你是意見領袖、渠道專家和大Sales。真的很難,不只是科學家一重身份那么單純。而且同時還要面對和解決因為回國創業而帶來的家庭分居和家屬就業、就學問題。另外,你的身體也要扛得起,創業非常艱辛,白加黑五加二是常態,全國各地、全球各地飛,飛行里程堪比機師,焦慮、失眠、抑郁時常來找你…

那么作為專業的產業孵化器就是致力于解決這些痛點,通過舉辦國際及區域性創業大賽、創業訓練營、創業論壇聚集創業者和創業項目等形式,搭建創業者的互動溝通和資源共享同臺,切實地幫助創始人解決一些問題,使他們可以從中抽身,聚焦自己的核心技術和產品,幫助降低創業成本,使創始人可以相對輕松的創業,提高成功率。所以說,專業的產業孵化器,是創始人的創業經紀人和企業的創業管家。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

您為園內中小企業都做了哪些工作?

在今年1月29號萬達集團宣布為所有的商戶減租40億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場疫情會對中小企業的經營帶來巨大影響和沖擊,便著手測算和起草園區的租金減免方案,并向集團公司積極爭取,最終為園區企業免除2月份租金及科技服務費近200萬元。

此外,為了切實解決中小企業在疫情中遇到的困難,在春節期間我們進行了企業需求和亟待解決問題的調研工作。通過收集整理來自68家企業的問卷,掌握到中小企業正面臨著防疫物資緊缺、經營資金短缺及因疫情造成員工無法返崗而帶來的人力不足這三大核心問題,嚴重影響了園區企業復工和經營。得知這個消息后,我嘗試通過自己的資源和海內外各種渠道采購了口罩、護目鏡,消毒用品等防疫物資統一配發給企業,使園區企業可以得到基本的防護物資供應和保證。在免除租金的基礎上,我們還聯合銀行和企業在復工首日便率先發起“抗疫貸”產品說明會,組織對接8家銀行為近40家企業提供貸款服務,截至目前,已為24家企業進行線下對接,總計為企業爭取到了1.66億元貸款和授信。

 

如果不從事現在的工作,

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希望能成為一名教師或者是職業作家。我是一個很樂于分享和傳播的人,非常希望把有益的信息、資源能夠傳遞給需要的人,也希望把一些為人做事的人生道理,分享給身邊的人。若干年后,不在產業一線奮戰,可能會選擇去做老師或是做自媒體。

而這次疫情也讓我有了新的思考,我們的公共衛生和防疫體系還存在很多不足。今年二月份我剛剛拿到了南方醫科大學和里斯本大學合作項目:公共衛生政策與管理博士的錄取通知書,九月即將開學。我想接下來的幾年,我會在公共衛生政策和體系建設方面去做一些研究和推動工作。

 

如果自問自答一道題,

您希望問自己什么?

我不是特別擅長提問,這是我的一個缺點,這也是中國教育體制的一個缺陷。我們培養出的是模仿型人才,而非創新型人才。中國的媽媽,最經常問孩子的是:考了多少分,作業有沒有做完,今天在學校乖不乖,有沒有被老師批評…而猶太媽媽每天問孩子的是:你今天提問題了嗎?結果就是以色列這個只有800萬人口且歷史上災難深重的小國,可以在1948年建國后,短短幾十年成為科技強國,人均知識產權擁有量世界第一。

如果一定要問,我想問,如果可以重新做選擇,是否還要選擇周期這么長,難度又大,風險又高的生物醫藥這個行業?我想,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因為對這個行業的熱愛,因為它利國利民。尤其在疫情之下,希望可以做更多的工作,幫助醫護和患者。

 

請您推薦一部電影。

我會推薦電影《攀登者》,它給了我三大啟發:
1. 實現夢想必須有團隊,團隊需要有領袖!
2. 先認準終極目標,然后細化分解目標!
3. 只要有一線希望,就絕不輕言放棄!

 

在您的人生中是否有一位高人,

他的一言一行曾經點撥過您?

我之所以熱愛服務科學家、創業者和創業企業,是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我結識了很多優秀的人,從他們身上學到了非常多的人生真諦。歸納起來,他們的共性,就是:付出,持續的付出,舍得和放下。我覺得我是幸運的,生在中國迅速崛起的時代,并找到了我人生中熱愛的事業,所以沒有理由不努力!也感恩遇到這么多優秀的科學家、創業者。

 

關于冠昊生命健康科技園

生物醫藥孵化器平臺

冠昊生命健康科技園于2013年成立,以再生醫學龍頭企業上市公司冠昊生物(股票代碼:300238)和“再生型醫用植入醫療器械國家工程實驗室”為依托,為生命健康領域內的科技項目和中小微企業提供全方位專業孵化服務的科技企業孵化器,是中國孵化器50強,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國家級眾創空間、廣東省國際科技企業孵化器、廣東省協同創新產業平臺、廣州市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生物醫藥)。七年來,孵化和培育了95家生物醫藥領域創業企業,其中院士創業項目2個,千人創業項目7個;已有1家企業在中國證監會備案進入上市輔導,2家企業在新三板掛牌,9家企業在地方股交中心掛牌,培育高新技術企業22家;累計申請專利400余項。公司于2016年成立廣東昊賽科技企業孵化器有限公司,并于2017年掛牌新四板。

惠民彩票118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