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企抗疫專訪 | 潘騰飛:企業家責任感使然,投身新冠檢測試劑盒研發

? 廣州市寶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創生物)以分子診斷技術為主導,專注于個體化醫療靶 標檢測,集臨床檢驗試劑和儀器的研發、生產、銷售為一體。公司建有POCT實驗室、物化實驗室、 PCR實驗室、微流控研究中心實驗室等多個實驗室,研發實驗室占地1500㎡,研發人員48人,碩士以 上學歷研發人員15人。

? 在1月初獲悉疫情信息后,寶創生物立刻成立了疫情防控快速反應小組,并由3位博士牽頭,開展冠 狀病毒診斷試劑盒的研發工作。不負眾望,于2020年1月底終于成功開發了“2019新型冠狀病毒核酸 檢測試劑盒”及“呼吸道18種病原菌核酸檢測分型試劑盒”兩種體外診斷試劑盒。

近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確診人數已經有下降趨勢,而核酸檢測是目前臨床上鑒別診斷的主要手 段。對于疫情防控所需藥械,國家藥監局在1月28日開辟了應急審批通道,快速有條件批準了新型冠 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并發布了《2019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注冊技術要點》。

截至 2 月 17日,已有7個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通過了國家藥監局的加快審批。通過審批的 產品作為應急儲備,注冊證有效期為一年。如果要延續注冊,需提交滿足一定要求的臨床應用數據 總結報告。1

疫情發生后,在冠昊生命健康科技園致力打造國內最專業的產融互動生命健康創新創業深孵化平臺里,有一家以分子診斷技術為主導,專注于個體化醫療靶標檢測的公司——寶創生物,第一時間投 身到新冠檢測試劑盒的研發中。寶創生物的創始人、CEO、擁有33年醫療器械診斷行業銷售和生產管 理工作經驗的潘騰飛介紹,他們已完成了兩款試劑盒的配方及生產工藝的研發,經廣東省藥品監督 管理局推薦,兩種試劑盒正報與國家藥監局應急審批中。

采訪中,潘騰飛對現在討論勢頭正熱的試劑盒漏診問題做出了解讀,表達了臨床上關于試劑盒結合 CT診斷的見解,也回顧了寶創研發試劑盒的歷程。

  • 快速啟動試劑盒的研發工作

“2003年,我在廣東親歷了非典,深知這種主要傳播方式為近距離飛沫傳播或接觸患者呼吸道分泌 物的呼吸道傳染性疾病的危害性。這次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恰逢春運高峰,巨大的人口流動 量會大大的增加疫情防控的難度。作為一個生物醫藥人,我最關注的是能否準確找到感染源頭,以 及能否通快速有效的檢測手段鑒別已被感染的患者,加以隔離來阻斷病毒的傳播?!迸蓑v飛先生說 。

疫情發生后,為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的稀缺問題,寶創生物成立了疫情防控快速反應小組 ,由公司的3位博士牽頭,開展冠狀病毒診斷試劑盒的研發工作。

1月底開發出“2019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熒光PCR法)”及“呼吸道18種病原菌核酸檢測 分型試劑盒”兩種體外診斷試劑盒。

寶創研發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熒光PCR法)針對的檢測樣本包括診斷者的咽拭子、 痰液、肺泡灌洗液、血液,相較于已獲批的試劑盒覆蓋的種類更廣。利用Taqman探針實時PCR技術, 體外定性檢測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疑似病例、疑似聚集性病例患者、其他需要進行新型冠狀病 毒感染診斷或鑒別診斷者的咽拭子、痰液、肺泡灌洗液、血液樣本中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ORF 1ab 和N基因,用于COVID-19感染的輔助診斷及流行病學監控。

目前已經有報道指出,COVID-19合并其他病原體的感染和其他非COVID-19引起的臨床病例,有效區 分及對癥治療顯得尤為重要,精準分型也有利于鑒別混合感染、防止交叉感染,從而實現更精準的 分流、治療。

呼吸道18種病原菌核酸檢測分型試劑盒采用熔解曲線結合多重熒光探針技術(MPA),實現對18種目 標病原體3的特異性識別和分型檢出,用于體外定性檢測咽拭子、痰液、肺泡灌洗液、血液樣本中的 病原體核酸。該試劑盒可一管同時區分COVID-19與其他常見呼吸道感染病原體,特別是同源性較高 的其他冠狀病毒的分型檢出,可以對臨床診治分流提供參考。

“對于COVID-19試劑盒的開發,我們迅速的完成產品定型和分析性能評估,但對于臨床評價方面, 因為資源限制和時間原因,做的還不夠全面,試劑的實時穩定性研究及臨床樣本確認研究在持續進 行中?!迸蓑v飛說。

潘騰飛回憶起寶創的員工們在生產車間穿著潔凈服幾個小時不喝一口水,埋頭進行實驗檢測顧不上 吃飯的畫面,格外動容?!霸缭缇头祷毓ぷ鲘徫坏膶殑搯T工們過了一個難忘的大年,我們在原有熒 光PCR法同類產品生產工藝的基礎上繼續優化,建立了兩條檢測新冠病毒不同方法的生產線,目前產 能可達5萬人份/天?!?/p>

潘騰飛還提到:“物流問題同樣值得關注。試劑盒需要冷鏈運輸(-5℃以下),為保證產品質量, 寶創嚴格按照要求進行運輸。由于管制原因,運輸支援武漢的試劑盒確實會耗費更多的精力、物力 。但在戰“疫”面前,寶創責無旁貸?!?/p>

  • 如何提高試劑盒的特異性和敏感度

此前,已有報道指出,核酸試劑盒在臨床應用中出現假陰性的情況。簡言之,通過試劑盒檢測為陰性(未患?。?,實則已患病,被稱作假陰性(漏診)。

如果樣本中病毒載量過低,檢測結果就可能會出現假陰性。樣本病毒載量低,可能是因為患者本身 病毒含量低,或是取樣的部位以及取樣量不足而造成的病毒載量低。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部位主要 是下呼吸道和肺部。2月4日,國家醫療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感染性疾病診療與研究中心首席 專家李興旺在衛健委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提到:“對于來自呼吸道不同部位的樣本,肺泡灌洗液比 痰的敏感性高,痰高于咽拭子?!爆F實是,危重病人采集的是肺泡灌洗液,所以診斷率會高一些。 由于方便、快捷、無創,現在常采用的樣本為取自上呼吸道的(鼻)咽拭子。對于普通病人,采集 肺泡灌洗液操作復雜且有創,若考慮取深部痰做檢測,假陰性的情況可能會減少。

新冠病毒是單鏈 RNA 病毒,極易被廣泛存在的RNA酶降解。嚴格執行存放標準、保證樣本的質量、 及時的檢測和高質量的核酸提取過程對減少假陰性同樣重要。

一般來說,作為三類醫療器械的體外診斷試劑盒,完成研發后要先經過型式檢測,合格后再開展注 冊臨床試驗,整個試驗需要經過醫院倫理立項和批準等流程,至少應該納入1000例以上的樣本量。 此次國家藥監局開辟應急審批通道,將原本需要1~2年的流程壓縮到十幾天,對于企業來說,維持 不同批次試劑盒檢出性能穩定也是一大挑戰。

據介紹,為提高試劑盒的靈敏度和特異性,寶創生物的方法是嚴格監控采樣、樣本運輸、提取等環 節,杜絕因前處理環節引起的假陰性結果。采用CDC推薦使用的雙靶標檢測,同時在試劑盒中引入了 人源內參。應用一管多重檢測技術來區分COVID-19和其他呼吸道常見病原體。在實驗室使用參考品 、臨床樣本來驗證其敏感性和特異性,并和臨床單位合作,對臨床樣本進行評價,保證試劑盒的檢 出性能。

  • CT與核酸檢測在診斷中的作用

此前有專家建議CT診斷取代核酸檢測,理由是:核酸檢測作為檢測的最終手段,目前仍受到產量、 采樣方式等因素的限制,現階段無法完全依賴核酸檢測去篩查疫區武漢的病人,達到切斷傳染源的 防控效果。

在國家衛健委最新發布的第五版新冠肺炎診療方案中,已將 CT 診斷結果納入湖北省內病例的臨床 診斷標準中:“無論有沒有流行病學史,只要符合臨床表現中的2條(“發熱和/或呼吸道癥狀”和 “發病早期白細胞總數正?;蚪档?,或淋巴細胞計數減少”),便可考慮為疑似病例。疑似病例具 有肺炎影像學特征者,為臨床診斷確診病例?!?

2月12日,湖北的確診病例大幅度增加,就是因為這些臨床確診的人數也納入到了確診病例里。

但這并不意味著CT診斷結果可以取代核酸檢測。根據第五版診療方案,目前CT 檢查并不能直接作為 鑒別診斷的方式,故而也不適用于疫區外普通、散發的病例篩查。此外,CT診斷如果在疫區廣泛投 入使用,需考慮交叉感染的問題,單次檢查后即需要對機器和工作人員的裝備進行消毒處理,對時 間和人力的消耗很大。

臨床上存在核酸檢測和CT結果不符的情況,有些病例的核酸檢測結果滯后于影像學表現。潘騰飛認 為:“造成這些情況的原因主要有檢測試劑靈敏度、病情進展、個體差異等。對于這些現象,需要 將核酸檢測與CT 影像診斷結合,追溯患者的流行病學史,綜合臨床表征來判斷。此外,普通流感也 可能有陽性的CT診斷結果,不能武斷地否定某一種檢測方式,它們應該是相輔相成的?!?/p>

 

編后語
此次國家藥監局為新冠檢測試劑盒開辟應急審批通道,是危難之際的一次勇敢嘗試。我們要為像寶 創生物這樣此時挺身而出的企業鼓掌致敬。作為一個民營企業家的社會責任感,是潘騰飛和他的團 隊快速啟動這個項目的最原始動力,經歷了非典以后,他總想為社會做點有價值的事。想必此后對 試劑盒的臨床應用數據進行的總結分析,對于全球來說都將是寶貴的經驗。

注釋:

1. 延續注冊時應按照如下要求提交臨床應用數據的總結報告:應在三家以上臨床醫療機構(包括各 級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收集該產品連續臨床應用數據。臨床應用數據應具有完善的信息,樣本量符 合統計學要求,簽字蓋章符合要求。企業應當在一年內按照體外診斷試劑注冊管理辦法的要求完善 所有注冊申報資料。

2.http://www.nhc.gov.cn/yzygj/s7652m/202002/e84bd30142ab4d8982326326e4db22ea.shtml 3.可檢測的病原體核酸包括:肺炎衣原體(Chlamydophila pneumoniae)、肺炎支原體 (Mycoplasma pneumoniae)、腺病毒(Adenovirus)、甲型流感病毒(Influenza A)、乙型流感 病毒(Influenza B)、副流感病毒(Parainfluenza Virus)1、副流感病毒2、副流感病毒3、副流感 病毒4、鼻病毒(Rhinovirus)、呼吸道合胞病毒(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博卡病毒 (Bocavirus)、人偏肺病毒(Human Metapneumovirus)、冠狀病毒(Coronavirus)229E、冠狀病 毒HKU1、冠狀病毒NL63、冠狀病毒OC43和新型冠狀病毒(Novel Coronavirus )COVID-19。

惠民彩票118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