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總專訪 | 我們的園區夢

※本文選自廣州市產業園區商會對冠昊科園總經理張倩女士的采訪報道

 

? ? ? ?冠昊生命健康科技園是由再生醫學與細胞領域龍頭上市企業冠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9月投資成立,注冊資本1.21億元。園區位于廣州開發區玉巖路12號,目前園區共擁有孵化場地面積3.85萬平米,在建孵化面積5.4萬平米,以產業龍頭上市公司和“再生型醫用植入醫療器械國家工程實驗室”為依托,為生命健康領域內的科技創新項目和中小微企業提供全方位專業孵化服務的科技企業孵化器,是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及國家級眾創空間、廣東省協同創新產業平臺、廣東省小型微型企業創新創業基地、廣州市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生物醫藥)、廣州市知識產權服務試點園區。

 

 ● 張倩 冠昊生命健康科技園有限公司總經理、董事 廣州市產業園區商會理事

● 張倩 冠昊生命健康科技園有限公司總經理、董事 廣州市產業園區商會理事

 

商會:請談談張總您對創業的看法。

? ? ? ?張總:作為園區運營服務商,在陪伴創業者這個過程中我自己也在學習。其實冠昊生物是一家從初創開始一直走到上市的企業,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歷程,在創業的這個過程中我們經歷了非常多的事情,也嘗試過很多的艱辛。正因為是這樣,在我們自己成功地進行了產業化轉化并且在資本市場上市之后,我們希望能夠搭建這樣一個平臺來幫助目前同樣在創業路上的科研工作者、科學家們,來加速速現他們的產業化轉化和他們的創業夢想。
? ? ? ? 創業是一條非常艱辛的路,用我們創始人的一句話講:我們創業不是九死一生,而是九十九死一生,可見其中的艱辛,正因為是這樣,所以創業者他們需要很多的支持和幫助。而我們也愿意在這個過程中把我們在創業過程中已經積累到的一些經驗、資源能夠與他們一起分享,帶動他們一起,實現他們的創業夢想。

 

商會:請問從管理企業發展到運營園區,冠昊是基于怎樣的考慮??
? ? ?
? ? ? ? 張總:其實是出于公司上市后的發展戰略,我們也不是先知先覺預判到國家要提倡“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而是從產業的角度來出發?;谏镝t藥的一些行業特征,我們同時也遇到這樣的瓶頸,一個產品的研發周期特別長,研發投入也非常大,最后市場可能也不一定是那么樂觀。在這樣的情況下,公司要想迅速擴大體量,其實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情,因為生產產品、銷售產品,產品的市場體量是有限的,不可能是無限的增長。作為一家上市公司,資本市場和投資人對企業都有非常高的預期,尤其是創業板上市公司,投資人會希望持續地高增長,那這個增長必然是來自我們不斷的新技術轉化、新產品的投放市場,但是作為一家企業,尤其是當時的冠昊規模和體量并不算大,有是相當難度和壓力,所以我們就要想辦法去解決這個問題。?? ? ? ?? ? ? ? ?我們也研究了先進、發達國家以及世界五百強的藥企的模式,發現很多企業都在使用這種所謂的小研發、大轉化這樣的一種模式,就是由小的團隊或者是小的創業公司做前期的基礎研究和技術開發的工作,后期當形成了一定的知識產權的成果之后,可能就會轉讓或者許可到大公司里,由大公司調集更多的產業資源來進行技術成果轉化。

? ? ? ?學習到這些之后,冠昊也開始嘗試這樣的模式,類似我們國家現在推動的一帶一路或者是說人類的命運共同體,因為冠昊已經花了近二十年的時間修建了一條產業化轉化的高速鐵路,如果這條高速鐵路上只有一兩輛或者是幾輛高鐵在行駛,那么它的使用效率是非常低的。而我們有潔凈實驗室、GMP廠房和儀器設備足以自用有余,但與此同時很多小微企業沒有實驗室、場地、買不起一些設備、請不起技術服務的人員等等,那為什么不能進行一下這樣的資源的調配,提高資源利用效益?其實我覺得這也是共享經濟的一個側面吧。所以我就嘗試著把冠昊的平臺和資源開放,讓在這個領域進行研發和成果轉化,以及創業的小團隊、小企業到平臺上來,共享平臺上的資源,而且逐漸形成一個創業生態圈,讓大家可以在這個生態里面非常舒適地去創業和成長。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80302092834

商會:冠昊生命健康科技園聚集的大部分都是生物醫藥、大健康領域的企業,這個領域的初創企業有什么共同的特性嗎?

? ? ? ? 張總:首先冠昊生物是國內再生醫學領域的龍頭企業,只能說我們是在這個再生醫學領域中體量較大、做得相對比較成功的一家。但是整個行業的領域是非常多的,比如說有藥、有器械、有治療技術等,每個大的板塊又有非常多的細分,而這個領域會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成果轉化周期都特別長,要經過長期的實驗室研究,動物實驗的驗證,同時包括臨床試驗、注冊報批和最后的市場化的臨床醫學推廣和應用。
由于周期長,所以耗用的資金量非常大。由于法規的問題,又有很多的重要環節和瓶頸難以突破,所以這個轉化率非常低。有研究表明,在生物醫藥這個領域的這個產業化轉化成果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0.5,就意味著每兩百家企業中才有一家企業最后有產品上市銷售,最后還要到資本市場上去登陸,更是難上加難。因為目前我國主板上市的公司有三千多家,所以能夠像冠昊這樣的企業,是萬里挑一的,可見這條路的艱辛。所以說生物醫藥領域的創業,首先是一場馬拉松,周期長的同時又要跨越許多的障礙,比如說基礎研究的障礙、臨床轉化的障礙、市場營銷的障礙、資金的障礙等等。那它又是在這個過程中,要不斷的跨越一些欄桿,但是到最后的時候相同的產品有很多的競爭,那就是一個百米沖刺。所以我經常會用“馬拉松+障礙賽+百米沖刺”來形容這個行業的創業,這也就要求創業者和創業團隊首先要有韌性,有耐心,有沖勁兒,而且還要有能力去解決問題。

 

商會:冠昊在園區運營、企業孵化等方面的模式是怎樣的?

? ? ? ? 張總:冠昊生命健康科技園本身不同于原來政府主導的工業園區或孵化器的那個模式,我們是從產業的角度或者是帶著產業的基因來起步的。
首先是產業聚焦,我們是重度垂直的,我只做我擅長的、有經驗的、有資源覆蓋的產業領域。因為這樣冠昊才有能力來幫助平臺上的這些企業。然后冠昊一切是以面向市場能夠進行產業轉化和市場轉化為目標的,所以園區引進的技術和項目,肯定不是說純粹的基礎研究,而是一定要具有臨床價值,能夠解決問題和給我們的用戶和患者帶來一些效益和收益的產品。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園區將整合高校的科研院所、醫院的研發資源及市場資源、產業化資源、金融等各方面的資源來輔助入園企業的發展。
? ? ? ? ?業界有這樣的一句話:企業或者產業是生于科技長于金融的。園區在產業招商時,就是挑選帶著產業轉換基因的項目的,在整個轉化的過程中,我們植入了資本或加入了資本杠桿的撬動,使得這個優勢的資源可以向好的領域去轉入,促進企業/項目快速成長和發展。我們總結園區運營模式就是:產業龍頭上市公司+專業產業孵化器+產業基金,引入人才、技術、項目、資本、市場等各類產業要素,共同推動這個科技成果的產業化轉化。

 

商會:請問冠昊在中外合作中取得哪些成果?
? ? ? ?
? ? ? ?張總:冠昊最初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美國南加州發起的。所以冠昊從開始成立就帶著海外的基因。在生物醫藥這個領域,其實絕大多數的創始人、首席科學家、首席技術官或者是CEO們,絕大部分都有海外的學習生活的經歷,畢竟現在國際在生命健康領域有先進技術的,大部分還是會匯聚在歐美等發達國家,雖然近些年我國有了非常高速的成長,但是我們不可否認還是有差距。園區希望能夠引進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最優秀的人才,一直面向全球,去嫁接技術人才和資本,然后立足國內的市場進行產業化轉化,那么這樣可以使得我們國內的患者和民眾享受到科技進步帶來的生活品質的改善和提升。目前園區與以色列、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臺灣、香港、澳門,以及獨聯體等國家都建立了合作與對接,園區也有5家海外企業在孵化和培育。 

商會:您2013年創建冠昊生命科技園,展望第二個五年,冠昊將著重在哪些方面發力?您設想這個園區或者冠昊作為園區運營商到2025年將會是怎樣的?
? ? ?
? ? ? ?張總: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也是這幾天我在思考一個問題。確實,到現在我們的孵化平臺已經邁進了第五個年頭,按照國家的這種5年規劃,現在也要思考下一個五年計劃。其實在前面的五年,我們主要是在探索我們的模式,包括園區的服務體系、我們的產品和團隊。那么進入到2017年,尤其是現在2018年開始我們可能進入到我們發展的快車道,或者是說進入到品牌和管理輸出的一個階段了,因為經過五年的積累,我們已經有一定的經驗和能力,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了。??? ? ? ? 最初的五年,我們只是在廣州開發區、在冠昊總部有這樣的一個平臺,從去年開始我們已經在廣州開發區又建設了兩個新的園區和孵化器,同時我們在佛山的園區也即將啟動。冠昊在省外的第一個園區落地在長三角區域——蘇州,春節后也將啟動,同時現在在其他的幾個省份、區域的園區也在洽談中,表明冠昊要進入到一個快速發展和復制擴張的階段,計劃是預期在2020年或者是2021年,園區運營公司能夠獨立在資本市場上市。在定位上來講,我們希望我冠昊能夠成為全球生命健康領域的一個孵化平臺的領導者,來構建一個全球最好、最大、創新的生態圈。

 

商會:您對新時代廣州市產業園區發展的有什么看法?
? ? ? ?
? ? ? ? 張總:首先是機遇,我個人認為,未來的五年將是中國近代史上最好的五年,我是學歷史的,對中國的這個歷史還是有一定的研究。我們回顧歷史上的朝代,無論說我們的盛唐、包括明、清,在每個階段最盛世的時候,各領域的產業發展比如農業、手工業、商業發展到一定的高度,人民的生活越來越富庶,社會越來越穩定。到了近現代,由于清王朝的閉關鎖國,使得我們落后近三百年,尤其是鴉片戰爭后的近一百多年,我們落后挨打、被列強侵略,但是從新中國成立以后我們一直在恢復國家的產業和經濟,現在也將進入倒計七十個年頭,經過這么多年的建設,我們看得到從建國初期人均壽命是四十七歲,現在我們女性的人均壽命已經達到七十九歲,男性七十七歲,就是我們的整個生活得到了非常大的改善和提升,尤其是改革開放的這四十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甚至可能追趕和超越了歐美發達國家兩三百年的發展的歷史。??? ? ? ? 而十八大以后的五年,我們又對前期高速發展造成的一些問題,比如說環境污染的問題、粗放發展模式的問題、產業落后的問題、貪污腐敗的問題進行了梳理和處理。那么進入到新的十九大以后,我想這個新的五年是一個空前的社會穩定、政府清明、經濟發展的一個階段,而且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等一系列的舉措,使得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空前的提升。我們目前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未來到2020年或者是2030年將可能成為全球的第一大經濟體,也就是說真正的實現我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指日可待。所以這五年我認為是中國的近代史上應該是最輝煌、最盛世的5年。而我們是非常幸運的一代人,我也希望能夠抓住這樣的機會,帶領我的企業以及陪伴我們的孵化企業共同成長,能夠為這個行業,甚至是為國家做一些貢獻。

■來源:廣州市產業園區商會

惠民彩票118841